返回 首页

2k小说移动版

usp3.cn

言情奇幻异典
关灯
护眼
字体:

299、第二百九十九章

我的书架 | 投推荐票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林渊没有更多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忽然明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是从哪里来的, 也不知道对方这强大的、与暗物质明显不同的力量到底因何而来,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出现的, 他的出现和王局长以及外婆又有什么关系。可是,他却忽然明白了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林渊看向了天空:那里, 无数巨大的魔兽正在缓缓向天空飞去,而就在天空的尽头, 等待它们的是无数的“大鱼”。

    一旦那些魔兽冲到那些大鱼游曳的领域, 林渊毫不怀疑双方即刻会爆发一场硬战!

    那些巨大的暗物质生物里, 有他不认识的, 却也有很多他认识的!阿伯利卡, 海婆婆, 阿花婆婆, 外婆, 深白……

    而那些大鱼——

    林渊看向了游曳在其中几头魔兽旁边的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几乎和云中的大鱼成长的差不多、那让林渊完全没有熟悉感的外形却是他原本应该非常熟悉的对象——鱼干儿。

    撕咬的过程中吸收了其他大鱼不少的“力”, 鱼干儿终于长大了,渐渐长成它原本应该长得模样了。

    而且它还在继续长大!

    林渊忽然明白鱼干儿为何一直长不大了:因为鱼干儿根本不是暗物质生物,周围的暗物质也根本无法让它吸收成长。

    静静看着已经成长为一头庞然大物的鱼干儿, 林渊心里默默道:去吧, 鱼干儿,去吸收,去成长, 长成你原本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然后,也不知道鱼干儿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心声,居然越游越快了!

    和几头巨大的暗物质生物几乎同时游入了“云层”, 那些大家伙被迅速撕咬分解的过程中,鱼干儿也在与周围的“鱼群”迅速同化着!

    鱼干儿的体型急剧增大着!它几乎变成了一头最可怕的能量生物!下方所有有意识的魔物和高阶异能者瑟瑟发抖着,他们毫不怀疑,如果这头生物朝他们发动攻击,等待他们的是何等惨烈的下场!

    然而那头庞然大物却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将所有“鱼”全部吞并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之后,鱼干儿缓缓摇动巨大的尾巴,下一秒,居然和其他暗物质生物一起,继续朝天空的方向游动了。而这一次,天空的方向看起来终于不再是一片黑色的鱼群,而是变成了——

    “天啊!那边有另一个世界?!”

    林渊听到海中间刚刚浮上来的人们大声喊。

    将地球禁锢不知多少年的监牢终于消失了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山海镇上人们看到的场景,在其他的地方也被魔物和高阶异能者们看到了。

    还有灯塔在陆续升空,只不过这一次,这些灯塔升空的方向却不再是山海镇,而是另一个界的天空。

    天空与天空相连,海水与海水交织,下一个界的入口向所有符合条件的人开放了。

    地球上几乎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看到了另一个界。

    “天啊!我的能力不是还没达到标准吗?”看着前方的天空,美登目瞪口呆道。

    “哦~”厌挑了挑眉:“好像,终于可以扩大生意版图了呢~”

    “故乡……那里是故乡吗?爷爷他们果然没有说谎!”牢房里,夏伊激动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到了抉择的时候。

    以灯塔为中心,好些城市正在连根拔起向新的界前进。

    灯塔的出现让原本分散的暗物质大量聚拢起来,原本对暗物质亲和力不高的人身上的微量暗物质迅速被剥夺,从他们的体内溢出,他们重新变成了普通人,而对暗物质亲和力高的人则吸收了更多的暗物质。

    想要离开的人体内的暗物质在迅速增加,越来越朝魔物的方向进化,而想要留下的人则感到暗物质从自己体内渐渐消失,慢慢变成普通人——地球上的人正在两极分化着。

    包括“拉”在内的灯塔工们也面临着同样的抉择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每人都在一座灯塔内。

    实现了对林渊发下的誓言,他们成功地熄灭了几座灯塔的“灯火”。

    人数有限,他们寻找的都是建筑在人类城市的灯塔,而熄灭“灯火”的方法也比较坑爹,他们必须守在“灯火”旁,用身体固定住卡槽以保持这些“灯火”的熄灭状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们本人就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不能动,自然也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也有选择:要么保持现在的状态,自己不动,塔也不动,确保整座灯塔包括城市不会升空;要么离开这里回到梦里出现的“故乡”,和整座灯塔一起,只不过这样一来,整座城市的人也必将一同离开……

    躺在卡槽内,假装自己是一颗螺丝,拉静静看着灯塔窗外的天空。

    他看到无数灯塔升起来了,连同那座城市一起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极为壮观的景象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他和族人大概会很向往这一幕吧?

    毕竟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地方,没有他们的房子,也没有他们的家,一旦知道可能有故乡在对面的某个地方,他们应该会毫不犹豫的前往吧?

    只是现在却没有那么毫不犹豫了。

    就像他和林渊说得那样,他们开始喜欢上现在居住的城市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也和这个世界的人类有了接触。

    “他们弱得很,和我们一样弱,假如到了魔物的世界的话,应该活不下去吧?”拉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继续安静的缩在卡槽里了。

    不走了,他打算就这样留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是极为漫长的一夜,所有人都在这一夜里做出了他们的选择。

    然后,等到第二天的曙光升起的时候,地球上旧的一页被翻篇,新的一页开始了——

    地球上大部分城市消失了,只有部分城市留存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最大的城市是黝金市。

    没有一名普通人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或许有普通人知道,只是能够知道的普通人此时也不再是普通人,且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保留完好的城市都是因为一个被称为“灯塔工”的魔物族群保留下来的,以牺牲返回故乡为代价,他们保住了这些灯塔,以及灯塔下的人类城市。

    只是这点很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事情结束之后,他们悄然无息的从灯火卡槽内出来,返回自己在黝金市的家中去了。

    一共八十八名灯塔工,回家的时候,一个也没少。

    体内原本就极为稀少的暗物质变得荡然无存,他们如今也不是魔物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仅有的力量,好在他们有家,还有手艺。

    从此他们将作为普通的地球人,进入接下来的宇宙探索时代。

    此时的灯塔工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,他们的手艺还会在下一个阶段大放异彩,在前所未有的危机来临之时,再次解救全人类!

    他们现在只是有点发愁,东家没有了的情况下,接下来该怎么赚钱养家呢?

    最后还是拉比较聪明,东家没有了,他们决定派人试试看,找东家的爸爸。

    深白离开了,深父却还在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对他影响很大,确切的说,对每个在全球各地拥有庞大财产的财阀都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深父算好的,他的老巢在黝金市。三分之二大城市糟了灾的情况下,黝金市却一枝独秀,宛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而深父也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难怪儿子要我这阵子待在黝金市,哪里也不要去。”看看窗外,深父怔怔的,半晌之后,他的左眼中忽然淌下了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和自己的儿子大概这辈子再也不能相见了。

    被留在地球上的人们没有太多时间琢磨,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而离开的人也有不少事要面对。

    首先他们要面对的就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“天啊!怎么一觉醒来,外面的景色全都不见了?这是哪儿?外面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没见过的建筑?”这是住在一座灯塔附近普通民宅里的普通地球人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挪地儿了,不仅挪地儿了,还……好像有点超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先别害怕,我和你妈醒的早点,你知道,老年人觉轻,那个……我们和邻居们出去打听了打听,好像昨天我们来到另一个世界了,呃……不是死了,是另一个世界,我们可能还有魔力了,呃……没记住那个词儿,反正好像是和原来不太一样,那啥,我的顽固风湿居然好了!好像是因祸得福啦?哈哈哈哈哈哈~”

    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,他们还有点搞不懂暗物质是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和原来有了什么不同,不过至少有一点他们知道:他们的身子骨儿好像比原来强壮了,而且寿命可能还比原来长!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身体健康寿命延长,全家人还都一起过来了,虽然整个事情有点莫名其妙,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,不过全家人都在就好,呃……总之全家都在就好!

    先慢慢了解情况,再和周围原本看不见、如今看得见的魔物邻居们聊聊,最后再一起走出去、去探索一下外面的新鲜世界,日子也就这么慢慢开拓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鱼干儿化成的大鱼开路的结果,所有暗物质生物们该是谁还是谁,并没有融合成一头巨大的庞然大物魔物,自然也没有变成林渊记忆里那永远在黑雾中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深白还是肥了很多。

    为了不被吞灭,他主动“吃”了不少暗物质生物的结果就是,他变成了一坨奇大无比的暗物质生物。

    就比鱼干儿瘦一圈!

    父子俩现在在一起减肥中~没办法,太肥了没地儿睡觉啊!

    好在两个的意识都很清楚,每天一起努力,互相加油,如今倒也卓有成效,分别从比摩天楼还大见到了二层楼左右。

    减肥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“鱼干儿啊~这回又多亏你啦~没事,长得壮没什么不好的,你看,多亏鱼干儿长得胖,给爸爸开路,爸爸这才没受伤啊~”深白还安慰鱼干儿道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任由孩子这么胖下去,深白想,然后他就接着道:“不过现在人还是以瘦为美,爸爸觉得呢~咱俩的体型还是得再小一点,要不然坐车还得多收几倍票钱呢不是?”

    “咱们得给妈妈省钱啊!”这句话,深白说的贼小声。

    不过林渊好像还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,猛地朝他们俩的方向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林渊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没啥!”深白就迅速扭了扭身体,黑雾一样的身体。

    鱼干儿也在旁边扭了扭尾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又看了他们一眼,林渊慢慢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骑上自行车,戴上警棍,他去巡逻了,身上穿得还是他的小镇治安官制服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在山海镇,过来之后他仍然在山海镇。

    和其他地方的人醒来要面对各种没见过的东西不同,山海镇原来啥样儿,现在还是啥样儿。

    镇上的老头老太太一个没少,唔……人鱼也没少,对了,还多了个莱德。

    比起深白鱼干儿,老头老太太们倒是迅速瘦身成功,继续每天该干啥干啥,还继续开始广场舞运动了。

    林渊也“官复原职”,继续做了小镇治安官。

    反正外面也没啥别的事让他做。

    骑车到警察局内的办公室,林渊本来想拿报纸的,一拿才发现都是过期报纸,愣了一下,他最终还是把这些报纸拿到办公桌上准备姑且看一遍。

    从来都比他晚到的老局长却已经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还给两人都准备了热茶。

    老人不出声,只是笑眯眯看着林渊。

    瞅他一眼,林渊拿起老者给自己准备的茶水喝了一口,半晌道:“别看了,深白不是他,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死得好~死的好啊~”王局长就呵呵笑了。

    林渊:……

    喝完茶也同时看完了过期报纸,林渊和王局长说了一声便出门巡逻了。

    他得安抚失独老人冯大爷。

    “没事,冯蒙没事,深白之前给他把结婚的房子买好了,就在黝金市,嗯,黝金市没事,深白的灯塔没点灯,所以建筑肯定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多余的钱深白还给他置了个商铺,就在您上次看过的那个挺热闹的地儿,对,当老师也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面对哭唧唧的冯大爷,林渊选择从最实际的方向安慰。

    直到把老爷子安慰的破涕为笑:“真哒?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们出门前就去绿房子把房契留给他了。”林渊道。

    他又安慰了老人一阵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话虽然是对老人说的,何尝不是对他自己说的?

    自己和朋友永久分别了,林渊心里也失落,只不过想到朋友们应该过得不错,他心里也有点安慰。

    他又去镇上的人家挨个去了一趟,包括山下的阿花婆婆家和山上的海婆婆家,确定所有老人都没有缺胳膊断腿,心理也很健康,这才从张大爷店里买了条鱼,回到了自家的纹身店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进门的时候,林渊说。

    阿美女青年刚好吐出一个烟圈,斜眼看向自己的外孙,阿美垂下眼:“就说你早晚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买了鱼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做煎鱼吧,不想吃炖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基本上,林渊身边的人也一个也没少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少的,不过林渊也大概能确定他们平安。

    这就挺好。

    在家吃完午饭,林渊骑着车子又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骑着车子行走在海岸线边唯一一条公路上。

    这里曾经是镇上被称为海线的地方,不过如今这里大概不能被称为海线了:海水还是有海水,可是不再是无穷无尽,远处隐隐可以看到紫色的沙滩。

    那就是这个界的土地了。

    林渊往那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是个好奇心强烈的人,他此生唯一一次好奇心也在他离开镇子的时候用完了,一切尘埃落定,他又回到了原本的地方,做回原本的工作,一切按部就班,即使来到了新的界,他却没有去外面开拓探索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然也没有和本地人接触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一切似乎却由不得他——

    顺着海线继续往前走,林渊忽然看到海里有什么在挣扎。

    停下车仔细看过去,那似乎是……一个人?!

    还是没见过的……本地人?!

    对方似乎不会游泳,眼瞅着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了,没有办法,叹口气,林渊脱掉外套,站在桥上,猛地跳入了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被迫成为所有人里第一个和本地人接触的地球人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1

    完结啦!

    这个故事平淡的开始,然后在今天平淡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个人还算喜欢这个结尾,不知道大家如何呢?

    这个故事大概会有很多读者觉得没有之前的故事好看,抓头,我自己也觉得这个故事没有把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我很怕写文会被大家觉得哪里好,然后就在下一个故事里继续这样写的感觉。

    比如有的时候被大家说故事里萌物很可爱,我就战战兢兢想着下个故事不能重复不能写,然后写个可怕的

    然后被夸说蛋总也很萌,我就想,很开心,可是下个故事小孩子也不能写了!

    诸如此类……

    一层一层的……把自己可能擅长的部分都扒掉了。

    呃,什么都扒掉的结果,就是这个故事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的文笔不好,没有其他遮盖物的情况下,这个缺点暴露了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写这个故事的时候,心情老实说,不好。

    大概是有史以来在下不算漫长的人生中的一个很艰难的时期吧,我面临了很多抉择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有很多地方不小心暴露了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写故事的时候我有思考很多,所以故事里也有我的思考。

    我的迷惘,徘徊不定,很多读者也通过故事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谢谢大家和深白林渊一起陪我走过这一年。

    差一点点一年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开始于去年四月一日,那个时候我正在思考一件事。

    当时我犹豫了很久、最后还是在没想清楚的情况下开了文,我对自己说,希望这个故事完结的时候,我已经做出了我的决定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故事完结了,在他完结前的几天,我已经做出了对那个问题的决定。

    不知道会是个怎么样的决定,不过现在的我变得愉快了。

    谢谢林渊和深白,谢谢陪我到今天的大家~

    老习惯,就今天一天,在故事的最后一章,请大家留言,让我看到陪我走到这里的大家的名字呀!

    谢谢~
错误举报 |
本站推荐
青玄道主
龙王传说
太古神王
武炼巅峰
五行天
玄界之门
择天记
大主宰
圣墟
雪鹰领主